男子请求法院保护:躲父母家后 老婆抡锤来砸家具
发布时间:2019-11-25 12:26:48

男子请求法院保护:躲父母家后 老婆抡锤来砸家具(图1)

发给男性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在温州这是第一份老婆到底凶到什么程度?叫人打老公还砸了公公婆婆家

这真是一份别样的申请,“申请法院‘帮忙’让老婆远离我,远离我的父母。”

日前,温州苍南县法院矾山法庭发出温州市首例保护男性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一改人们原有的家庭暴力中受害人都是女人的印象。

这个老婆到底有多凶?这份人身保护令申请是伴随着离婚起诉一起到法院,提出的都是男方。

男方吴某40多岁,老婆林某30岁出头,两人结婚多年。根据男方的离婚起诉书上所说,提出离婚是因为“性格不合”。

吴某说,老婆林某实在太凶了,他们俩因为经常吵架早就分居了。但分居后,林某好几次叫来她的兄弟、嫂嫂、姐姐等亲属来骂他,辱骂是家常便饭了。有一回,林某甚至叫了一帮小兄弟围殴了他。

吴某被打伤,报警。

再后来,吴某搬离住处,躲到了父母家。

可怕的是,林某居然抡着铁锤上门,把老人家中的家具都砸烂了。

在多次遭遇辱骂、威胁,自己及父母的生活备受困扰的情况下,吴某无奈之下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同时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

吴某向法院提供的证据有报警记录、调解协议、照片等。

经审查核实,矾山法庭作出裁定,向吴某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林某对吴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林某骚扰吴某及其父母,保护令有效期为6个月。

在家庭暴力中,男性遭家暴情况也时有发生。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反家暴法对所有家庭成员都一视同仁。而人身安全保护令作为一种司法庇护措施,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筑起了一道“保护墙”,有效起到了震慑施暴者、预防家庭暴力、保护家庭成员合法权益等作用。

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

2009年,温州女子梅某提起离婚诉讼,并在一审胜诉后申请对丈夫实施禁止、远离令。这是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全省首份人身安全保护裁定。2016年3月1日《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该法为遭受家暴侵害的受害人提供了有力保护。其中,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规定更是给了当事人一个“护身符”。

2018年12月30日,浙江省高院发布《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其中对不少大家关心的问题作出明确解答。

 呃,和尹小渣一起,EQIQ瞬间拉到海平面以下有木有?

    秦景此刻狂汗,外加狂头大,SO,她在这本小说里睡过的男人聚集一堂,还跟两只兔子一样在她面前蹦着打樱花。

    她陡然觉得前途一片黑暗了有木有?

    照目前的情形看来,他们两个应该关系不一般,那,他们究竟知不知道她和他们另一个人睡过呢?

    其实不是她,而是之前她没穿过来时的那个秦景啦!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

    如果这件事情捅破了,最终受亏的还是现在的这个她啊!

    秦景真想内牛满面,为什么我要为别人做的事承担责任!!!

    算了,先别想那么多,最重要还是先弄清楚他们俩到底是啥关系!

    越泽见到秦景的时候,并没有打招呼,只是稍稍讶异地抬了眉。尹天野不知道他们认识,所以还特意介绍了一下。

    秦景微笑着走过去,想着他既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索性也装作一副第一次见他的样子。

    她站在两人的目光交界处,怎么都觉得亚历山大,只能无语地望着树上的樱花,还避免尴尬地乱找话题:“你们好无聊,居然在这里比跳高,摘樱花!”

    尹天野眉梢一挑:“你体育从来不及格,而且跳高最差,当然嫉妒了!”说着,眯起眼在她的发夹上碰了一下,可能是取她头上粘着的落叶吧!

    秦景不服气地“切”了一声。

    越泽瞥了一眼秦景的头顶,刚才尹天野的手指碰到的地方,眼中的光闪了闪,下一刻嘴唇一弯:“体育差的人最可怜了,上体育课总是最后一名,还要被同学围观,好凄惨!”

    秦景:……

    她就是体育差的人,怎样!!!

    尹天野眸光一闪,忽然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看树上:“你想碰到那朵樱花吗?今天有一次跳得很高的机会哦?”

    秦景不解,却看见面前这两个男人似乎暗笑着交换了一下眼神,总有种阴谋的感觉,她刚要跑,却突然被四只手抓了回来。

    下一秒,这两个男人居然弯腰,握住她的腿,把她举了起来。

    秦景吓得一声尖叫,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半踩在他们两人的肩膀上,而自己的头已经完全淹没在粉红色的花海中。

    举目之处,全是樱花。

    秦景怔愣了半秒,好美啊!

    但她很快又感觉到了害怕,身子一歪,滑下去,结果又结结实实坐在了他们的肩膀上。秦景恨不得两拳捶死他们俩。

    刚要动手,却发现习微蓝站在走廊对面,微微眯着眼,神色不明地望着他们三人。

    秦景心一横,索性踢开他们的手,从他们身上跳了下来,又羞又气地瞪了一眼,咬牙切齿低声道:“你们怎么不搅基啊!魂淡!”,然后转身跑了。

    一口气从习微蓝身边擦肩而过,跑了老远,秦景才停下,一抬头,却正好看秦政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小花园里,一个人,似乎是在发呆。

    秦景走过去,坐到他对面,托着腮,奇怪了:“爸,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